鲍鱼tv免费版app下载

“……”

林绽颜凌乱了。

季慎之?她的前男友?

“谁告诉你的?”她费解地看着宋子琛,“你怎么会觉得季慎之是我的前男友?”

“他……”宋子琛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哪个环节出了错,试图转移话题,“他不能是你的前男友吗?”

这是什么奇葩问题?

林绽颜没有反问,冷冷地答道:“当然不能。他要是我的前男友,我早就跟他同归于尽了。”

“……同归于尽?”宋子琛继续转移林绽颜的注意力,“这不符合你的风格。”

按照林绽颜的风格,她应该笑着把季慎之推下悬崖。

同归于尽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,她不会做。

“是不符合我的风格……”林绽颜抿了抿唇,“但我不是斗不过季慎之嘛……”

季慎之跟宋子琛可不一样。

花园里的秀丽娇娘

宋子琛再怎么对她喊打喊杀,她都知道,他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。

季慎之?

他从来不会对目标喊打喊杀,一般都是直接打或者……

“这个季慎之……”宋子琛好奇季慎之和林绽颜的关系,又不方便直接问,想起林绽颜刚才提起了她表姐,拐弯抹角地问道,“他跟你表姐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我表姐的前男友。”林绽颜这下反应过来不对劲了,“你一口一个季慎之叫得这么顺口,你认识他吗?”

宋子琛屈辱地把头扭向一边,“不认识。”但是,他已经把季慎之查了个底朝天,对季慎之了若指掌。

“那你怎么……?”林绽颜越问越迷糊了。

宋子琛极不情愿地说:“嘉衍托我调查过季慎之。他跟我说的时候,故意误导我,让我觉得季慎之是你的前男友……”

林绽颜难以想象那个画面,“叶嘉衍这么腹黑吗?”

“哼!”宋子琛恨不得把头扭成一百八十度,“他不是什么好人,你以后就知道了!”

“他也说你不是什么好人。”林绽颜很疑惑地问,“你们真的是朋友吗?”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热衷于互黑的朋友。

“你可以质疑叶嘉衍的人品,但不能质疑我们的友谊。”宋子琛说,“男人间的友谊就是这样。”

“……”林绽颜只能感叹,她果然是不懂男人。

堵住林绽颜的嘴巴,宋子琛也松了口气,问:“你要在S市呆一天,还是回剧组?”

“……”

林绽颜一时间拿不定主意。

她想回剧组,但也担心苏雪落。

季慎之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,雪落听见了,一定会心软。

她不放心雪落一个人去见季慎之那个混蛋……

宋子琛看了林绽颜一眼,就好像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了,说:“你的戏份还没开拍,你请假很容易。”

林绽颜知道,但她想了想,还是说:“我回剧组。”

宋子琛有些诧异,“你确定?”

“嗯!”

林绽颜看着车窗外,默默地想,她相信苏雪落。

八年前,苏雪落已经可以冷静理智得像一个大人。

今天,面对季慎之这个曾经伤害

过她的男人,她一定也可以冷静地做出选择。

至于苏雪落的选择会是什么,她也说不准……

林绽颜回过神的时候,发现宋子琛的车子已经开动了。

她懵了一下,脱口问: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“你不是要回剧组?送你去高铁站啊。”宋子琛说,“除非你改变主意了。”

自从家里发生变故,林绽颜已经习惯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了,乍一听宋子琛要送她去车站,她竟然有些不习惯。

她只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自然,好像一点都没有不适应宋子琛的善意。

医院距离高铁站,只有不到一个半小时的车程。

到了高铁站门口,林绽颜解开安带,“谢谢。我走了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宋子琛的声音阻止了林绽颜下车的动作,她回过头,不解地看着宋子琛,“怎么了?”

“咳!我就是想跟你说,在片场有什么事,可以直接找我舅舅。”宋子琛换了一副极不情愿的口气说后半句,“他好像挺喜欢你的。”

“嗯,我也觉得陈导挺喜欢我的!”林绽颜问,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……”

宋子琛没事,但他很想问问林绽颜能不能谦虚一点儿?

不这么骄傲会死吗?

林绽颜等了一会儿,见宋子琛不说话,自顾自地说:“看来你是没什么事儿了,那我走了,拜拜!”

宋子琛还没反应过来,林绽颜已经溜没影了。

他看着车站的出入口,突然有些恍惚。

这时,助理发来消息,问他在哪里,今天还回不回公司了?

他说了声不回,踩下油门,让车子带他去一个他这十几年里已经去过无数次的地方。

疗养院费用高昂,因为聘请的都是专业人士,可以给病人最好的照顾。

据说这里上到医生,下到照顾病人的阿姨,个个收入不菲。

尽管这样,宋子琛还是按月额外给负责照顾他母亲的护工一笔钱。

他能替精神崩溃的母亲做的,只有这些了。

午休时间,整个疗养院都很安静,宋子琛穿过花园,朝着母亲的房间走去。

浅蓝色的大门旁,挂着一个乳白色的牌子,上面写着陈素兰。

宋子琛推开门进去,看见母亲已经睡了,护工阿姨躺在一旁的床上。

护工阿姨警觉性很高,一听见声音就坐起来,见是宋子琛,小声说:“宋先生,您母亲刚睡着。”

宋子琛点点头,说:“阿姨,你去休息一下,我来守着。”

阿姨了解宋子琛,一来就呆半天,这半天他通常会让她去休息。

但是,她不太放心。

陈素兰治疗了十几年,收效甚微,还是经常把宋子琛认成辜负了她的丈夫。

也许是因为太过于怨恨宋峰林,陈素兰一旦认错宋子琛,通常是上手狠揍宋子琛,边打边骂负心汉。

宋子琛自己不躲,也不让旁边的人阻拦,让陈素兰打到累,打到打不动为止。

阿姨一开始是心疼陈素兰的遭遇,现在更多的是心疼宋子琛。

一个十五岁的孩子,母亲精神崩溃了,父亲也不再回家。庆幸的是,他还是长成了一个健康

帅气的大人。

宋子琛看出阿姨的犹豫,示意她放心,说:“我想好好陪陪我妈。”

阿姨点点头,回自己的宿舍去了。

宋子琛坐到沙发上,想帮母亲做点什么,却发现实在没什么可做的。

阿姨很尽责,把母亲的一切都打理得很好。

他关了手机,坐在沙发上打盹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有人轻声叫他的名字:

“子琛,子琛?”

哪怕是在朦朦胧胧中,宋子琛也记得,这道声音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叫他了。

他睁开眼睛,看见母亲站在沙发跟前,眯着笑眼看着他。

他眼睛一红,“妈……”

“你睡醒啦?”陈素兰伸手摸了摸宋子琛的脸,“你看起来好像很累,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吗?”

宋子琛眼睛一热,几滴眼泪毫无预兆地夺眶而出。

这是梦,他知道。

他想沉浸在这个梦中,永远不再醒来。

“子琛,你怎么了?”陈素兰关切地擦去宋子琛脸上的泪水,“你怎么哭了?”

“妈……”宋子琛哽咽着说,“我很想你。”他想问母亲什么时候回来。

陈素兰愣了一下,似乎是不明白宋子琛在说什么。

宋子琛这时才反应过来,一切太真实了。

母亲掌心的温度,他眼泪的热度,一切都感知得到。

这不是梦,是现实!

宋子琛一下子站起来,“妈!”

“哎哟!”陈素兰被吓了一跳,“你这孩子,怎么一惊一乍的?你哭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宋子琛笑了笑,“我没有哭。”

陈素兰看着儿子又哭又笑的,说:“你小时候都不爱哭,现在怎么爱哭了?对了,你怎么不带女朋友一起过来?你上次不是跟我,你有女朋友了嘛?”

陈素兰上一次认出宋子琛,已经是半年多以前的事情了。

那个时候,宋子琛确实跟一个女孩子在交往,但是——

“妈,我们分手了。”宋子琛说,“我都已经换过两三个女朋友了。”

“你啊,不好这样的,不要仗着自己长得帅就欺负人家女孩子。”陈素兰一脸忧愁,“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,但谁敢跟你结婚啊?”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不婚主义者。

“妈,”宋子琛紧握着母亲的手,“您希望我结婚吗?”

“当然了。”陈素兰点点头,眼里绽放出期待的光,“你不结婚,我怎么抱大孙子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找个好女孩。”陈素兰突然想起什么,又叹了口气,“但你这么花心,妈妈又担心你对不起人家女孩子。子琛啊,你……”

“妈,我向您保证——”宋子琛一脸认真,一字一句地说,“只要我结了婚,我就不会乱来。我一定终于婚姻,忠于家庭。”

“真的?”陈素兰一脸惊喜,“你做得到?”

宋子琛点点头:“当然!”

他根本不打算结婚,自然不会有婚姻和家庭。

不存在的东西,他怎么背叛?

不背叛,就是绝对的忠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