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ich富二代app

   “哎哟?”江淮樾扶了扶眼镜,视线越过镜框的上方,看向江漓漓,“这么快?”

   “我也是早上起来才看到消息。”江漓漓说,“原本约的是过几天,当事人临时有事,改时间了。”

   “好好准备。”江淮樾给了江漓漓一个鼓励的眼神,“按照爸爸的经验,这一辈子,都会记得今天。”

   “爸爸,”江漓漓侧靠着沙发靠背,认真地看着父亲,“您第一次见当事人,是什么心情啊?”

   “这个……等见过了,我们再交流。”江淮樾看了看时间,“妈妈应该差不多了。上去找她,跟她讨论一下今天穿什么。”

   律师的外在形象,决定了他给当事人的第一印象。

   江漓漓还是一个菜鸟实习律师,没有大律师那种气场,就要靠穿着加印象分。

   有秦婉的帮助,江漓漓很快搭配好了今天要穿的衣服。

   她下楼的时候,江淮樾已经在餐厅了,招手示意她和秦婉过来,说:“漓漓,我们先好好吃个早餐,预祝今天一切顺利。”

   秦婉接过丈夫的话,继续对江漓漓说:“等处理好了这个案子,爸爸妈妈再好好帮庆祝!”

   “好!”

   江漓漓答应得很轻快。

   双瞳剪水小妹纯真模样清丽迷人

   这个时候,她还没有意识到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她要面临多大的挑战。

   吃完早餐,虽然时间还早,但为了可以做更充足的准备,江漓漓还是离开家去律所了。

   从她家里去盛唐,不但用时短,还没有堵车的烦恼。

   她快到的时候,叶嘉衍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   一接通电话,她的声音就不由自主地带上了笑意,说:“我正想给发消息呢。”

   叶嘉衍已经从江漓漓的语气中察觉到什么了,问道:“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   江漓漓很意外叶嘉衍居然发现了,干脆告诉他,末了,又老老实实地说:“其实……我现在有点紧张。”

   她在父母面前表现得很自信,但到了叶嘉衍这里,就忍不住说实话了。

   叶嘉衍没有急着鼓励江漓漓,而是问:“们约了什么时候见面?”

   “中午。”江漓漓说完,突然想起什么,“今天中午,是不是也要和一个很重要的人见面?”

   叶嘉衍“嗯”了声。

   如果江漓漓对自己是有信心,那么她对叶嘉衍就是信心百倍,并且很乐意表达出来,说:“一定会做得很好!”

   “这样吧——”叶嘉衍突然说,“我们来做个约定。”

   江漓漓已经到环球大厦楼下了,下了车,换一只手拿着手机,问道:“什么约定啊?”

   “见到当事人之后,如果紧张,想一想我是怎么和别人谈事情的。”叶嘉衍的声音,轻柔却又不失力量,“觉得我会怎么做,自己就怎么做。”

   “哎?”

   江漓漓很意外,但她觉得叶嘉衍这个方法可行!

   她很干脆地答应下来,“好!”

   叶嘉衍倒是一点都不意外江漓漓会答应,笑了笑,“就这么定了。”

   “既然是约定——如果我做到了,是不是要有什么表示?”江漓漓明示道,“我要求也不高的!”

   叶嘉衍很大方地说:“有奖励。”

   “哇!”江漓漓很期待,“是什么?”

   “先保密。”叶嘉衍低沉的声音里,透出几分神秘,“等我回去,就知道了。”

   江漓漓很配合地没有追根问底,转而问:“和扬声昨天忙到了几点啊?怎么起这么早?”

   “昨天?我们很早就休息了。”叶嘉衍很迅速地转移了话题,“到律所了?”

   “嗯!”江漓漓唇角抿着一抹笑,“那……先这样。”

   因为已经到环球大厦了,江漓漓一说完就挂了电话,所以没有听见周扬声的声音——

   “很早就、休息了?”周扬声痛心疾首地看着叶嘉衍,“叶总,我真没想到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 叶嘉衍喝了一口咖啡——加了四份浓缩咖啡的美式咖啡——很淡定地问:“我是哪样人?”

   “竟然会对老婆撒谎!”周扬声也以喝酒的豪迈气势喝了一大口咖啡,“我们快四点才休息——这叫早吗?”他的黑眼圈都出来了!

   “确实不能说早。”叶嘉衍看了看周扬声,“但是,有些事,不能跟老婆说实话。”

   “呵!”周扬声表示不屑,“男人!”

   叶嘉衍想了想,煞有介事地说:“很快就可以理解我了。”

   周扬声很想反驳叶嘉衍。

   但是,叶嘉衍这句话的意思,等于默认他很快就会有老婆了。

   他权衡了一番,说:“叶总,借您吉言了。”

   远在S市的江漓漓,就算听到了周扬声的声音,也一定想不到,他和叶嘉衍的对话走向,会这么奇怪。

   她准备了一个上午,中午一到,就在沈羡宁的陪同下,出发去餐厅。

   一路上,她都在记当事人的资料。

   徐倩雯,拥有几百万粉丝的博主,上过一些综艺节目,表现都很好,有很多死忠粉。

   最近一段时间,她的微博发的最多的是宠物——一条贵宾犬。

   江漓漓默默地想,如果到了闲聊的环节,她不知道该和当事人聊什么的话,就和她聊宠物好了!

   沈羡宁看出了江漓漓的紧张,说:“我翻了这个徐小姐近半年的微博,发现她是一个很有趣而且很随和的人,不用太紧张。”

   江漓漓深吸了一口气,“嗯!”

   到了餐厅,沈羡宁不由得感叹,“徐小姐选的这家餐厅……真壕啊!”

   这家餐厅,以用珍稀食材制作美味佳肴出名,消费分分钟达到五位数。

   江漓漓也被徐倩雯这位当事人的阔气震撼到了,但是,她没有忘记叶嘉衍的话。

   如果是叶嘉衍,他一定不会多说什么,只会很自然地走进去。

   她“咳”了声,说:“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当事人。”

   沈羡宁表示赞同,和江漓漓一起进去了。

   他们跟前台说了徐倩雯的名字,被带到了一间包间。

   包间很宽敞,还放着一组

   定制的沙发。在市中心这种地方,一个包间用了这么大的空间,堪称奢侈。

   徐倩雯还没来,江漓漓和沈羡宁也不瞎客气,先坐下了。

   江漓漓一坐下就继续熟悉徐倩雯的资料,沈羡宁就没有这份耐心了。

   因为已经过了他们约定的时间了。

   看见江漓漓很有耐心地翻资料,他笑了笑,说:“漓漓,这个样子……看起来有点像们家叶总。”

   江漓漓偏过头,“是吗?”顿了顿,很认真地说,“像就对了!”

   她刚才想了一下,如果是叶嘉衍面对约的人迟到了这种情况,他一定不会太着急,而是端正地坐着,可以的话就处理一些琐事,条件不允许的话,他会很温和淡定地等待。

   当然,他的等待也是有“限度”的。

   她和沈羡宁就不行了,徐倩雯不来,他们就不能走。

   不仅仅是因为徐倩雯是他们的客户,更因为他们没有叶嘉衍那种底气。

   周扬声还在琢磨江漓漓的话,发现自己实在无法理解江漓漓的逻辑,“什么叫像就……”

   他话没说完,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。

   江漓漓的反应前所未有地快,拉了拉沈羡宁的袖子,站起来,“徐小姐。”

   沈羡宁也站起来了,和徐倩雯打招呼,“徐小姐,您好,我们是盛唐的律师。”

   从微博的照片上看,徐倩雯已经很瘦了,她真人比视频和照片里看起来还要瘦,个子不算特别高挑,但胜在比例好,气质也让人觉得非常舒服。

   虽说是网红,但徐倩雯整个人的质感,不是普通网红可以比的。

   “抱歉啊。”徐倩雯挂好大衣,示意沈羡宁和江漓漓坐,“我临时有点事,要出国一趟,只能跟们约在这个时间了。”

   “没关系。”江漓漓微微笑着,“您实在有事的话,时间上,我们尽量配合您。”

   徐倩雯的视线,定格在江漓漓的脸上,“就是唐律师说的那位江律师?”

   江漓漓点点头,“我叫江漓漓。”

   徐倩雯感兴趣的,显然不是江漓漓的名字,说:“都可以直接出道了。”

   “谢谢。”江漓漓笑了笑,“不过,我对法律行业更感兴趣。”

   徐倩雯点了菜,直接进入正题,“我的情况,们都了解,对吧?”

   “我们大致了解。”江漓漓说,“不过,有些情况,我们还是要向您了解清楚一点。”

   徐倩雯喝了一口水,“们想知道什么,直接问吧。在这之前,我先说说我的诉求。第一,我一定要跟他离婚。第二,们要尽可能为我争取到更多的财产。”

   “当然,这就是我们的工作。”沈羡宁适时地说。

   “我前夫请的是恒信的律师。我听说,那个律师很擅长打离婚官司?”徐倩雯对恒信的杨律师,明显是有些惧怕的。

   “徐小姐,您找到我们唐律,不就是因为相信唐律可以帮您争取到最大利益吗?”江漓漓的语气和缓而又坚定,“请您相信自己的选择,也相信我们是足够专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