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莓app视频免费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!

仁爱,A市私立医院。

顾子文再从手术室出来时,顾子墨的伤口已经做过处理和包扎。

顾子墨的模样也稍显狼狈,他一直等在手术室外,看到顾子文出来,他便起了身,顾子文走过来,摘下口罩。

顾子墨走上前,顾子文看了看弟弟挂在胸前的胳膊,语气凝重,“放心,已经没事了。”

成群的记者涌入医院,堵住了医院的大门。

有人试图混入医护人员当中,被医院的保安挡在了院墙之外。

唐甜甜从手术室出来后,被送入了绝对安静的VIP病房。

顾子文来到病房,给唐甜甜做术后检查。

顾子墨跟着走到病房内,顾子文检查完回头看到他,“人还没有醒,看明天会不会醒过来。”

“严重吗?”顾子墨眼底微微一紧。

顾子文摇头,“我对就不隐瞒了,她的伤势不算轻,身上的伤倒是次要的,只是她的脑部也受到了撞击,情况很危险。”

绿衣服女孩眼睛楚楚可人软萌可爱写真

顾子墨脸色微沉了沉,转头看看昏迷当中的唐甜甜。

顾子文沉沉开口,“当时没有报案,是不是认出了是白家的人?”

顾子文双手插入白大褂,严肃地问。

“他们不能抓着那件事不放,没有任何责任,更不需要负责——”顾子文见顾子墨不说话,便继续道。

“哥,算了。”顾子墨摇头,打断顾子文的后半句话,“我只是没想到,会连累到唐医生了。”

顾子文看向顾子墨,“她的家人呢?”

“我会想办法联系她的父母。”

顾子文点了点头,又接到手术的通知,急忙赶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唐家父母赶来了医院。

夏女士来到病房前,唐爸爸还在和医生询问情况。

夏女士在病房外站定片刻,待心境冷静了,才推开门走进去。

唐甜甜在病床上还没有醒。

夏女士走进病房,定了定神,目光看向旁边,“是?”

“阿姨,好,我是唐医生的朋友。”

顾子墨闻声起身。

夏女士看向他,心情略显沉重,缓缓点了点头,“好,就是给我们打的电话?”

“是我打的,冒昧了。”

唐爸爸从外面进入病房,看到唐甜甜躺在病床上的样子,脸色微变了变。

夏女士看向顾子墨。

“医生说,昨晚是将甜甜送来的。”

夏女士来时和医生做了一番详细的沟通,了解了前因后果。唐甜甜出了车祸,只是直到今天早上,这则消息也没有被任何媒体爆出来。

顾子墨将当时的情况告诉二人,唐爸爸脚步沉重地走到病床边。夏女士的目光仍在顾子墨的身上打量。

夏女士一件件询问,“怎么会和甜甜在一起?”

夏女士已经看过了昨天网上的新闻,只是一直打不通唐甜甜的手机。

顾子墨回答,“我有些专业上的问题要请教唐医生。”

夏女士道,“她现在不是医生了。”

顾子墨看向二人,“唐医生开了一家自己的诊室,在照顾一些病人。”

夏女士脸色微变,唐爸爸听了这话,身体也微微一震,立刻看向了病床上的唐甜甜。

顾子墨不太明白二人这样的反应,便解释道,“唐医生的专业水平足以支撑起这家诊室,她对病人也十分负责。”

唐爸爸没有说话,身上充满

低沉的气息。

夏女士闭了闭双眼,再睁开后又看向顾子墨。

“所以,和甜甜只是朋友关系?”

“阿姨,我知道您担心网上的流言成真,但您放心,那些都是不实的消息,被拍到的地方是唐医生的诊室,只是寻常见面的照片被有心人利用了。”

夏女士思考着其中的意思,走到病床前,弯腰看了看唐甜甜的睡颜。

她抬头看向顾子墨,“抱歉,这件事也给带来了困扰。”

顾子墨摇头,“唐医生的主治医生是我的兄长,他会尽力对唐医生进行救治的。”

唐爸爸自从听到那个诊室的事情后就没再说话,夏女士的神色一如方才一般镇定。

“顾先生,谢谢通知我们过来,甜甜就交给我们照顾吧,我看也受伤了,要好好休息。”

“那我就不打扰了,如果有任何需要,请随时告诉我。”

夏女士点头,目送顾子墨离开。

唐爸爸坐在了病床边。

夏女士听到他一声叹息。

“她还是……做了这件事。”

顾子墨回到住处,还未下车,就看到别墅外停了十几辆黑色轿车。

每辆车旁都站着几个男人,带头的是一个小个子,指挥着其他的人围住顾子墨的别墅,随时等着顾子墨从外面回来了搞突袭。

顾子墨接到了顾子文的电话,“来我这儿吧。”

顾子墨看到那群人还堵着别墅的门,吩咐司机掉头,将车开走了。

晚饭时,顾衫从学校回来。

她坐到餐桌前看到顾子墨也在,一顿,微微挪开了视线。

顾子墨坐在对面,顾衫根本忍不住不去看他。

“最近在学校顺不顺利?”

餐桌上,顾衫吃到一半被妈妈问起。

顾衫点了点头,顺势告诉他们,“我要学新专业了。”

“什么新专业?”顾妈妈一愣。

“经济学。”

顾衫说着,微微顿住,抬头朝顾子墨看了看。

顾子墨听过后没有太多反应。

顾衫轻咬唇,算了,拉倒,随他的便。

干脆低下头继续吃饭。

“怎么想学经济学了?”顾妈妈震惊地问。

顾衫摇头,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想学了。”

顾子文这时插话,“我记得,子墨大学也念的是这个专业吧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顾子墨缓缓说道。

“这可不是开玩笑,”顾妈妈不太懂这些,只是连忙问,“学校同意换专业吗?”

“我已经把手续办好了。”顾衫又耐心,口吻又平静地回答。

顾子墨不由看向顾衫,她没有一点开玩笑,或是使性子的意思。

顾衫跟家人吃过饭,没在楼下逗留,拿着书包直接上楼。

经过客厅时,看到顾子文正和顾子墨说话。

顾子文看向顾子墨,劝说,“今晚就在我这儿住下。”

“哥。”顾子墨不想打扰。

“不是要出差吗?”顾衫在旁边经过时开口道。

顾子文转头看到顾衫,笑了笑,摸了摸顾衫的头,“让二叔在这儿住上一晚。”

顾衫抬头看看顾子文,带一点犹豫,欲言又止的样子,“我都说……我没有二叔了。”

“我知道,还没完接受这个家。”顾子文的语气郑重。

他很照顾顾衫的情绪,对顾衫也尽职尽责。

顾衫摇头,“这个家我早就接受了,是我妈妈的老公,我希望们婚姻幸福。”

顾衫说得认真,不敷衍也不是作对的口气。

顾子文沉思,“那最近怎么……”

“我遇到喜欢的人了。”

顾衫脸颊微微发热,心口砰砰砰跳了几下,她故作镇定,明明白白地说完,拿着书包上楼了。

顾子文感到了一丝震惊,忍不住看向顾子墨,“这丫头,原来是情窦初开了……”

顾子墨沉默着没有说话,只是眼底轻顿。

顾衫写作业的时候,顾子墨从外面进来。

她以为是妈妈或是顾子文,转身看过去,竟然是顾子墨走进来了。

顾衫立刻起了身。

“不是喜欢学新闻吗?”顾子墨问。

“喜欢也是可以培养的,我也可以喜欢上经济学。”顾衫看着他定定说。

“完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件事。”

“我早就考虑清楚了。”

顾衫反驳。

“选专业不是看心情,我知道,为了考上A大的传媒系,高三那年下了很大的功夫。”

顾衫比他更加坚定,“总之,我已经选经济学了。”

顾子墨沉了眼眸,“为什么没有和我哥和嫂子商量?”

“我不是和商量了吗?”

顾子墨一顿,心底沉了沉,她是把换专业当成了儿戏?

“就因为我大学念过经济学,就要转去经济?”顾子墨脸色难看。

顾衫抬头挺胸,走上前,“顾子墨,别臭美了,我是为了我的前途考虑的。”

“敢说毫无关系?”

“喜欢经济学,所以我也喜欢了,可我选经济学,不是因为喜欢。”

顾衫振振有词,顾子墨还未再开口,顾衫突然走过去拉住他的手腕。

顾衫踮起脚尖,在他的唇上出其不意地印下一吻。

唇瓣相贴的触感温柔……顾衫很快就放开了。

她松开顾子墨的手腕,“我说过我不找,可是……今天是来找我的。”

顾子墨心底一震,微垂眼帘,顾衫脸颊红透,她低着脑袋轻轻抿着嘴角。

她的胆子总是比他以为的还要大。

顾子墨眼底深邃而幽暗,“我再说一遍,不要喜欢我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
“没有为什么是为什么?”

顾衫追问。

顾子墨没有回答。

因为,我,不值得喜欢。

翌日。

唐甜甜睁开眼时,看到唐家父母一人站在床头。

“们……”

“先别起来,让医生做一次检查。”

唐爸爸叫来医生,一番检查下来,医生确认了唐甜甜的情况没有大碍。

“唐小姐比我们预计的还要醒得早,等唐小姐再休息一会儿,我让护士带她去做一个面的检查。”

夏女士上前帮唐甜甜坐起身,唐甜甜双手放向被面。

她看向他们,眼神带着一丝混沌。

唐甜甜觉得思绪还有点模糊,人睡得太久,刚醒时思考的速度总是变得很慢。

“甜甜,先吃点东西。”

“吃过之后,再去做一个检查。”

夏女士说完,见唐甜甜有点发怔地看着他们。

“怎么了,甜甜?”

“不好意思,甜甜……是谁?”